官方指定信息平台
资讯发布运维商:卓创资讯有色金属网
“妖镍”横行:来自供需端的游资博弈
 21世纪经济5月21日报道:“妖镍股”均高开低走,游资炒作尽显疲态,机构依旧冷眼旁观。

    号称“镍概念第一股”的华泽钴镍(000693.SZ)以23.10元开盘,最终以单日下跌5.91%报收20.87元;另一镍股——吉恩镍业(600432.SH)同样先扬后抑,以单日下跌5.53%报收14.18元。

    和五月初的那几个疯狂上涨的交易日相比,“妖镍股”近期可谓强弩之末,用上海一位基金经理的话说:“爆炒之后,仅留下一地鸡毛”。

    从印尼限制出口,到伦敦镍价格暴涨暴跌,再到A股市场“妖镍”横行,其背后是游资利用镍矿供需紧张以及消息不对称实现的一轮爆炒,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力图从全球镍矿的供需双方,以及镍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现状来揭示“妖镍”横行的真实原因,以及“妖镍”未来是否还能够继续横行?

    印尼禁令

    这场爆炒中国“妖镍股”的故事还需从印尼说起,毕竟中国自产镍矿非常少,基本都靠进口,其中进口量的55%来自于印尼。

    2009年4月,印尼国会通过一系列新的采矿法案,该法案包含众多一般性条款,其中包括自2014年1月12日起,禁止出口未经加工的铜矿石、镍矿石和铝土矿等原矿。

    受此影响,2014年1月14日,伦镍期货当日上涨390美元,报收14221美元/吨。此后,伦镍期货开始一路上涨,并在5月13日创下了近两年以来新高,最高时达到了21625美元/吨,年初以来的累计涨幅达62%。

    A股市场“妖镍股”的异动始于5月7日,华泽钴镍当日涨停板报收17.40元、吉恩镍业以单日上涨6.09%报收13.41元。其他涉镍股票也趁势而起,恒顺电气(300208.SZ)以单日上涨1.15%报收7.05元、格林美(002340.SZ)以单日上涨1.18%报收11.14元……

    不过,在经历了持续4个多月的暴涨之后,伦敦镍从5月13日开始迎来了一波回调,5月14日下跌6.06%、5月15日下跌5.07%。

    随之,“妖镍股”在5月13日开始出现持续下跌,华泽钴镍当日以25.48元开盘,盘中回落较大,最终仅以单日上涨2.29%报收23.69元;吉恩镍业当日同样高开低走,以单日下跌6.22%报收16.79元。

    游资爆炒“妖镍”

    “机构基本是不会参与这种有色股的炒作,更何况像吉恩镍业这种股票和镍价格基本没关系。”上述基金经理对于此轮“妖镍股”的上涨更倾向于游资炒作,市场一度曾预期印尼会于5月重新放开镍原矿石的出口,但此预期落空,从而引发了镍价格5月份的飙升。

    深交所公开交易信息显示,5月7日到5月12日,华泽钴镍4个涨停板的交易日内,几乎没有一家机构投资者席位参与其中。

    华泽钴镍5月7日和5月8日炒作的主要席位来自齐鲁证券淄博重庆路营业部和中国银河证券绍兴证券营业部,两营业部当日出现巨量金额对倒,交易金额分别是买入2204.52万元和1931.09万元,卖出1444.01万元和1060.65万元。

    5月9-13日的三个交易日里,中国银河证券绍兴证券营业部成为最主要炒作华泽钴镍的游资,其买入金额合计达到5420.84万元、卖出金额合计达到4850.1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一家机构席位——国泰君安交易单元(227002)出现在上述交易日期内,其买入金额为1812.90万元,卖出金额为2344.16万元,三个交易日赚了531.26万元。

    市场此前一度传言国泰君安交易单元(227002)属于上海泽熙投资。但在广东一位私募人士看来,真正的机构投资者是不会参与华泽钴镍这种股票的,“流通盘那么小,机构如果进去买,岂不是给游资当雷锋了?”

    华泽钴镍2014年一季报显示,其前十大流动股股东里没有一家公募私募基金,仅有华泰证券和招商证券两个做融资融券的客户资金。

    吉恩镍业2014年一季报显示,其前十大流动股股东中有一只私募产品——朱雀漂亮阿尔法和中信信托稳健分层信托计划。

    上述的基金经理坦言,在“妖镍股”暴涨期间,这些仅存的私募产品估计也跑光了,“华泽钴镍每天那么大的换手率,机构才没那么多心思去折腾。对于这种周期性特征很强的有色股,我们公司的策略是敬而远之。”

    供需端的博弈

    由此可见,“妖镍股”的横行完全来自游资的炒作,那么这种炒作在未来还会出现吗?

    长城证券研究员耿诺认为,5月13-15日,镍价大幅调整也属正常现象。“金属镍市场仍旧处在供给短缺的边缘,我们预计镍价仍有望继续上涨。”

    那么,镍的基本面,尤其是供需端究竟如何呢?

    信达证券有色金属行业首席分析师范海波认为,作为世界最大镍金属消耗国,中国2014年镍原矿需求量仍维持在150万吨左右。

    这种需求主要来自下游的不锈钢产业,2006-2013年,我国不锈钢产量增长近3.2倍,年复合增长率19.1%。

    纵观2013年全球镍矿供给,总量约为250万吨。由于印尼占世界年矿石供给量15%以上,范海波认为,该原矿出口禁令的颁布所导致的供给缺口将成为未来镍金属价格上涨的主要支撑。根据年初印尼镍原矿出口禁令,以及中国年初统计的8-9个月矿产镍库存,国际供给15%的缺口预计在2014年8-9月份显现。全年来看,全球镍原矿缺口预计在38万吨左右。

    高华证券的研究观点更为激进,其预计未来3-6个月镍价将涨至22000美元/吨,意味着当前镍价存在16%的上行空间。

    一家券商有色行业研究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他近期的调研中发现,中国已经累积了6-12个月的镍矿石库存,“印尼当地已经有超过40万吨加工产能项目正在筹建,如果建成,将可加工印尼国内全部的镍矿,完全可以满足中国的精炼镍需求。因此,我认为2014年上半年镍矿石不会出现真正的供应短缺,但如果加工产能不足,到2014年底和2015年可能出现供应短缺的情形。”